番外之姻緣(四)(1/2)

明媚的陽光,透過枝葉的縫隙灑落下來。

一襲紅色衣裙的葉輕雲,英氣明媚,神采動人。

程景宏心潮激蕩如海浪拍岸,身不由己地走上前。

葉淩雲抽了抽嘴角,默默回了屋子裡。周氏正耐心地陪著牙牙學語的兒子說話,一抬頭,見自家夫婿神色複雜的俊臉,不由得抿唇一笑。

周氏令奶娘將孩子抱出去,然後上前挽住葉淩雲的手,輕聲笑道:“瞧瞧你,姐姐一直不嫁人,整日為她發愁的是你。現在她終於動了心思,你又繃著臉做什麼。”

“莫非,你是嫌程家門第太低,還是程醫官不夠好?”

葉淩雲小聲嘀咕:“這倒不是。三姐這等年紀,也不便挑什麼門第了。程醫官一直獨身未婚,為人方正,品性皆佳。他做我的姐夫,我沒什麼可挑剔的。”

“不過,我心裡就是有點彆扭。你說吧,他喜歡三姐這麼多年,為什麼一直都不吭聲?還裝得沒事人一樣,時常來葉家看診。”

周氏笑著伸出手指,輕輕捏了捏葉淩雲的厚臉皮:“你當所有人都像你這般臉皮厚麼?人家程醫官是端方君子,自覺配不上三姐,無顏登門提親。又不願心裡放著一個,再娶一個。這才一直蹉跎至今。”

“這等深情和品性,委實值得人敬重。”

“有這樣的良人相候,是三姐的福氣。有這樣的姐夫,也是一件幸事。你呀,就彆小心眼了。”

葉淩雲下意識地點點頭,很快反應過來,笑嘻嘻地說道:“臉皮不厚,哪能早早娶你過門。當年我對你一見鐘情,軟磨硬泡求著祖父去提親。祖父不但不應,還痛揍了我一頓。說什麼文官武將不結親。”

“我可不管這些。隔幾日就去求一回。到最後,還不是讓祖父心軟了?”

說起這一段往事,葉淩雲洋洋自得。

周氏目中漾起笑意,將頭依偎進夫婿的懷中。

夫妻兩個親熱私語,不必贅述。

……

院子裡的丫鬟婆子,都不見了蹤影。

隻有海棠樹下的葉輕雲和程景宏相對而立。還有一個礙眼的陳皮,很有眼色地背著藥箱去了數米外的廊簷下,為主子放風。

過了許久,葉輕雲才張口打破沉默:“你一直看著我做什麼?為什麼不說話?”

程景宏低聲答道:“我做過許多回這樣的美夢。今日美夢成了真,我不知要說什麼,隻想一直看你。”

葉輕雲看著鎮定,其實也有些莫名的緊繃,一張口,整個人倒是鬆弛了許多。

聽了程景宏的話,她的眼中閃過笑意,口中卻故意說道:“什麼美夢成真!我隻說考慮一段時日,你怎麼知道我今日是要應了你?或許,我隻是想當麵拒絕,讓你徹底死心。”

程景宏溫柔地凝望著她:“以你的脾氣,若想拒絕,隻要令人給我送封信就行了。不會這般費心麻煩,請我登門。”

葉輕雲:“……”

他確實很了解她。

葉輕雲原本心裡有些不甘,一抬眼,迎上程景宏溫柔又包容的目光,不知為何,臉頰耳後微微有些發熱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