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65:夜總打臉(二更)(1/2)

“奶奶的身體等不起了,就算打聽到有人有這兩味藥,彆人也不見得會出手,現在有人願意送這兩味藥,你為何要拒絕?你不想救奶奶了?”白洛搞不懂這個男人在想什麼,明明那麼在乎奶奶,擔心奶奶,現在奶奶有救了,他卻拒絕,難道戰仲羽還能害老夫人不成。

“奶奶自然要救。但戰仲羽與夜家沒有任何交情,為何平白送藥,他有什麼企圖?”夜擎權質問,根本不相信白洛說的什麼醫者仁心,擔心戰仲羽彆有目的。

“不愧是商人,看誰都目的不純,藥是我向他要的,我相信他的人品,他不會有不純的目的,你放心好了。”白洛保證道。

夜擎權看了更不悅了:“你就這麼相信他?”

“是。”白洛的語氣很堅定。

“那麼稀有的藥他送給你,就算沒有目的,你也欠了他一個人情。”正所謂錢債好還,人情難還,或許這就是戰仲羽的目的。

“我情願欠他的人情,也不願欠你的。”白洛倒是直接。

“欠我的?”夜擎權不解她此話何意。

“你提前借給我錢,專門讓人為我研製護膚品和去疤痕的藥,這對我來說都是欠你人情。

我們很快就會離婚,我希望在離婚前我們能兩清,所以戰仲羽的這個人情是我欠下的,你就不用管了,我會還。”她覺得有些話說清楚比較好,而且這也沒什麼不能說的。

夜擎權聽到這番話怒了:“白洛,你我還未離婚,我身為你的丈夫,為你做的這些都是自願的,何來欠我一說?

你和戰仲羽非親非故,你情願欠他的人情也要和我劃清關係,我在你心裡就這麼不值得信任?”

“我不是這個意思,你很好,是我的問題,我隻是不希望我們之間有太多的牽扯,婚姻的儘頭,我希望我們能好聚好散,三日後我會拿到藥給奶奶解毒,我是真心想幫你救奶奶。希望你彆多想。你累了一天了,早點休息吧!”白洛起身離開。

夜擎權心中憤憤不平,想到她的那句情願欠戰仲羽的也不願欠他的,心裡一股無名的怒火無處宣泄,這個小女人,總是能輕而易舉的挑起他的怒氣。

從小到大很少有人能讓他的情緒有大的波動,也隻有這個小女人有這個本事。

看著她離去的身影,想到有一天她也會這樣離自己漸行漸遠,直到從自己眼前消失,和彆的男人走到一起,或許那個男人就是戰仲羽,他的心開始慌了,擔心有一天真的再也無法再這個家裡見到這個小女人。

就在白洛打開門要走出去時,夜擎權突然來到她身後,一把摁住了打開一些的門。

白洛不解的回頭看向他質問:“你乾嗎?”

夜擎權一把轉過她的身子,將她抵在了門上,吻住了她的唇。

“唔唔,夜擎權——”白洛氣惱的去推他。

夜擎權卻不肯鬆開她。

那股熟悉的感覺再次在彼此間出現,白洛的腦海中居然出現了一對身古裝婚服的男女,雖然畫麵依舊模糊,但二人的身形和感覺卻非常的熟悉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