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一章 離家出走(三)(1/2)

範雅雖然不知道這個同班同學叫什麼名字,見難得有同學找她幫忙,也就一口答應毫不猶豫接過那封信。

下午最後一節課上了馬上要放學了,範雅突然想起來那個女生讓她轉交的信,到現在自己還沒給班長。

於是,範雅她拉了一下前麵班長的校服,班長轉過頭,範雅就把那封信遞給班長:“這是那個紮粉紅蝴蝶結的同學讓我交給你的。”

還沒等班長接去,洪老師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範雅身後,一把扯去那封信,馬上打開一看:班長!我喜歡你很久了,從第一天上學就開始喜歡你了……

這個洪老師剛好是更年期自己也知道,但總是無法控製住自己,這突如其來的情緒。這不,剛發現是情書馬上失控,破然大怒,當著全班同學的麵,罵道:“範雅!你太讓我失望透頂,小小年紀不學好,才三年級就開始寫情書……”

範雅莫名其妙給洪老師一頓臭罵,一會兒才醒悟過來,急急辯解道:“老——老師——這不是我寫的,是那個紮粉紅——蝴蝶結的女同學——讓我轉交給班長,我看都——沒看這封信,我不知道是什麼——情書!”範雅著急的結結巴巴總算把話說明白。

那個女生看見範雅手上的情書信被搶了,就覺得大事不妙。再聽範雅說的話她還不知道自己是誰,隻認得這個蝴蝶結,就悄悄的把粉紅蝴蝶結給收起來了。

等洪老師要找頭上有粉紅蝴蝶結的女生,已經找不到了,洪老師就一口認定範雅說慌了。

非常生氣的洪老師一時衝動大喊:“我剛剛查了監控,姚靜丟的十元錢就是範雅你偷拿的,你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壞孩子,又不寫作業又是偷錢還寫情書,必須要通報批評……”

範雅稀裡糊塗就讓洪老師一下子給扣上好幾頂帽子,頓時整個人突然失控,抓狂著哭喊從教室裡衝了出去。

留下洪老師跟全班同學麵麵相覷,洪老師沒想到平時看起來,縮在角落唯唯諾諾的範雅,今天說她兩句怎麼反應會這麼大呢?以為隻是小孩子家家發脾氣,也就沒當一回事,更沒有及時跟程老師說一聲。

範雅從剛開始一路狂奔,到後來餓得實在跑不動,跌跌撞撞才回到家。

胖奶奶今晚兒子兒媳,等下要一起回家。就早早地把小耀給接回來,讓小耀一邊看電視去,自己則早早的準備晚上豐盛的晚餐。

胖奶奶看著範雅急衝衝的回來,蓬頭垢麵紅腫的眼圈,濕噠噠的連頭發都沾在臉上,如同一個受了委屈的小怨婦,沒有了往日的清秀可愛,看著現在的範雅越發的惹人討厭。

再看到範雅連書包都沒有背回來,起先又發現範雅枕頭底下沒吃完的零食。於是,氣不打一處來直接開口就罵她:“爛豆芽!死飯桶!野丫頭!就知道吃,放學連書包都不知道背回家。你說你是不是偷我的零錢了,還是偷我們家零食了,吃不完還塞枕頭底下,快點給我說出來,再不老實,我今天非掐死你不可……”

胖奶奶話都沒說完,就直接咬牙使勁往範雅身上掐,又快速旋轉一下,就像鑽頭東一下西一下不停的鑽動。

隨即,範雅的腿上、小小屁上、胳膊上、臉上、脖子上都留下這黑紅色的烙印。直看到範雅疼得在地上不停地打滾了,胖奶奶這才解恨鬆了手。

本來就有一肚子的委屈又餓又急的範雅,剛一踏進家門,就這樣糊裡糊塗給胖奶奶劈頭蓋臉的一頓臭罵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