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百八十四、陳年老事(1/2)

天蓬望著自己曾經的裨將,自己的親密戰友,自己的生死兄弟,輕輕的問答:“那你,為何要賣我?”

“你們這些廢物。”天蓬元帥對著滿地傷兵,笑罵道:“有一個算一個,沒一個帶種的。”

這時候,一個傷兵掙紮著爬了起來,喘著粗氣對著天蓬元帥對罵道:“我是不是有種,你娘來試試便知!”

軍中哪裡都是這種糙漢子,被氣昏了頭後更是不管不顧,天蓬元帥也有幾分小心眼,又揍了他一頓後就把這家夥記恨上了,每次操練都給他額外加餐,練不死你狗日的。

結果這家夥嘴也臭,脾氣也臭,一個小小水兵直接和元帥就杠上了,你賭能不能練死我,我也想知道能不能被你練死,兩人堵上氣後,天蓬元帥自然是讓他每餐吃到飽,這小兵也是手上不停,嘴上更不停,兩個暴脾氣這樣頂了許久,沒想到竟然看對眼了。天蓬元帥這個人有個好習慣,專坑熟人,既然大家都這麼熟了,吃飽了飯,再給你加幾道菜如何?

就這樣,天蓬元帥親手帶隊練了許久的兵後,覺得該提拔一些將領了,於是從最小的基層軍官開始,每隔一段時間,就放出更高一層的軍階,以拳頭論大小,靠武力層層選拔晉升。天蓬元帥擬定水軍下設左右裨將,左裨將主管軍陣,個人實力自然是越強越好,右裨將官主管軍法,以謹慎嚴厲為主。

彆覺得天蓬元帥這樣是在選莽夫,而是天蓬元帥覺得,軍略戰陣是可以學的,武藝也是可以磨煉,但是打磨武藝的決心才是最難能可貴的。這群爛魚臭蝦,水平都極爛,但是通過一段時間的操練,實力大增者,自然有大資質,以此為將,足以勝任。再說,在這個世界,本來就是講究以一破萬,強點有什麼不好。

沒料想到,這個軍中脾氣最臭的糙漢子,竟然連續過關斬將,通過十多次甄選,竟然一路破萬軍,升到了裨將,真是出乎天蓬元帥意料,原本,他以為這家夥最多就是一個中下層軍官的料。

當天蓬元帥為自己的左裨將親手批甲掛劍時,鄭重的對著其他軍士說道:“我在營中總是聽到有這個說法,說我苛責軍士,猶如世間魔王,軍營如同煉獄,願超生而不能。我這是恨鐵不成鋼!不經千淬萬錘,哪裡能得百煉鋼。”說完,天蓬又笑著指著左裨將說道:“你看看這鬼家夥,看看他這副得意模樣,想不想揍他?想就給老子加緊練,下次在練兵場,一拳打翻他,再補上一腳,順便一口唾沫淬他臉上。你行,你也能上!”

台下頓時歡呼笑罵不止。

直到選將期結束,左裨將接受了上百次對決,卻是隻有他把彆人打的鼻青臉腫,沒有一個能成功吐他唾沫的。

既然選了將,接下來就是培養,可是這左裨將仿佛腦子裡也長得是肌肉一般,對軍略陣法是學了白學,半點都記不住,每次天蓬元帥都氣的直罵他憨貨,也曾心平氣和的對他說,你既然為軍陣裨將,不懂陣法,怎能勝任?這貨憨笑著說道:“元帥,你說咋打就咋打,我隻須提劍跟上便是,何必多想。”以至於後來,天蓬元帥也被磨光了耐心,任其如此了。

天蓬這話一說,金甲神將沉默了一下,過了一會,他對著天蓬說道:“這麼多年了,我也有一言不吐不快。我有負元帥,卻不曾有負天庭水軍!”

九霄。

天德殿。

“朕與你說了那麼多,你可懂了?”玉帝對著腳下跪伏的身影不緊不慢的說道,而那道身影隻敢跪地磕頭,既不敢回話,也不敢抬頭。

“大善。”玉帝很滿意的點了點頭,說道:“朕身邊,不缺有能之人,就缺你這樣的忠肝義膽之士。事後若是你願意,可以到禦前統軍,也可以做中軍元帥,四海既平,哪要得了那麼多水軍。”停了一會後,玉帝也覺得無話可說了,於是擺了擺手,對著地上跪伏的人說道:“去吧。記著,朕就喜歡老實人做老實事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