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8章 細作(1/2)

“住手!”秦淩忽然推開人群,跑了出來。

慶國公怒道:“違抗聖令,一同處死!”

“我是定北王的女兒!”秦淩忽然道。

“淩兒!”安北寅怒聲喊道,又轉頭對慶國公道,“國公大人,你彆聽這野丫頭胡說!”

慶國公冷笑一聲,眯著眼睛看著秦淩,怪不得呢,武德侯收她做義女,安北寅能為她棄了珠兒。

“你說你是定北王的女兒?定北王是誰?我大吳國哪裡有個定北王呢?”慶國公語調輕蔑。

秦淩垂眸道:“我父王是曾經鎮守北州的定北王安鵠。”

“淩兒,彆說了!”安北寅想起身上前拉住秦淩,卻被慶國公的人一把按住。

慶國公冷嗤道:“哦,你說的是那個通敵叛國,忤逆聖上的安鵠啊!有點兒印象……”

秦淩極力壓製怒意,道:“是。”

“那正好啊!你也一並跟他們上路吧?”慶國公道。

秦淩道:“我有我父親的手稿,能對付北魏的軍法兵書《破陣》。”

慶國公捋了捋胡子,不以為意道:“破什麼?你不會是想憑借這個東西,換你們幾個人的性命吧?”

秦淩心思微沉,揚著臉,對慶國公道:“我父王一生的心願就是守住北州,不讓北魏的鐵蹄踏進大吳國,今日我拿出《破陣》,隻是希望國公大人好好利用這本書,保護大吳國的子民。”

慶國公聽完,心中升起怪異的情緒,一個小丫頭竟然說出這種話,可慶國公臉上卻不動聲色,冷聲道:“那就彆廢話了,拿出來吧!”

秦淩道:“這書在定北王府舊宅裡。”

慶國公冷哼道:“你不會是要耍什麼花樣吧?”

秦淩揚唇,反問道:“堂堂慶國公,會害怕一個小女子的花樣手段麼?”

慶國公臉上神色一變,道:“嘴巴倒是淩厲!”

慶國公派了幾個人,讓他們跟著秦淩去拿那本書,而武德侯幾人先暫時關押大牢。

秦淩想著,今日恐怕是在劫難逃了,若是能將父親的著作用在抗敵上,也算沒有枉費父親的心血……

死,她自然是怕的,早在七年前,她就有可能死掉。既然她能活到今日,就儘自己最大努力,達成父親的心願吧……

就在此時,城外忽然殺聲震天,北魏軍攻城了!

北魏軍來勢洶洶,勢如破竹,北州城瞬間失守。

慌亂中,慶國公連連下令撤退,城裡住著的,跟來的女眷也拚了命的往外跑。

白掌珠知道北魏攻進城了,一時之間也忘了其他,此時死生才是最大的事。

白掌珠抱著包袱,拚命往慶國公的方向跑,邊跑還邊喊:“父親!”

慶國公忽然聽到愛女的聲音,再看到她一身破衣,一臉憔悴,瞬間晃了神兒。

“珠兒!”慶國公連忙命人去護住女兒。

城內一時混亂至極,誰也沒了心思去管武德侯是不是該被押入大牢,紛紛用儘全力抵抗北魏軍。

安北寅提著劍,快步來到秦淩跟前,一把將她拉到身邊。

秦淩轉頭看向安北寅,二人並肩而行。

“我去救孟若芳。”秦淩拿著劍,邊抵抗敵人,邊道。

安北寅道:“我與你一同去!”

秦淩心中感動,最好莫過於此,相互理解。

二人一路拚殺,終於來到孟若芳的院子。

秦淩快步走了進去,一把推開門。

“若芳!”秦淩大喊一聲,抬腳進了屋子。

“彆殺我,彆殺我!”孟若芳正蜷縮在床角,抱著枕頭大喊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