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章——急凍(29)(1/2)

聽到江承澤說的是市的言默,我的臉一下子僵住了。

我連忙向江承澤問道:“這是怎麼回事?你和言默都已經分手那麼久了,楊銘為什麼會現在來這裡找你麻煩?”

“小葉子,關於市的事情,你爸媽是怎麼跟你說的?”

我舔了舔嘴唇,一時間,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江承澤這個問題。

看江承澤的表情,我想我知道的情況,他應該都知道了。

既然這樣,我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了。

我坦白地對江承澤說道:“我爸媽沒有和我細說,隻是告訴我,連柏業回來了。還有就是,他們也和我說了你出生時候,你母親被綁架的事情。除此之外,他們也沒有說什麼了。不過這些事情,和言默有什麼關係?”

“這中間關係複雜,我一兩句話也和你解釋不清楚。簡單說,市的事情,牽扯到了言默。楊銘應該是覺著我連累了言默,所以,才會借著他父親的案子,來找我麻煩。”

“阿澤,既然你知道內情,不理會他就好了,為什麼還要答應他那樣的要求?”我皺了皺眉頭,不解地向江承澤問道。

“楊銘,他是個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。以他的影響力,我若不答應他的要求,很多事情遲早會被鬨到媒體那裡。到時候,不僅會給局裡的人添麻煩,而且,鬨得太大,有些場麵就不好收拾了。”

江承澤說的沒錯,有些事情,不是能夠捅到明麵上的。

楊銘的事情,江承澤這麼解決算是妥帖。

但是,既然楊銘是指定來找江承澤麻煩的,那他肯定還有其他的計劃。

在我看來,感情的事情本就沒有對錯,不過是兩個人你情我願的事情。

更何況言默和江承澤最後鬨到那種地步,跟言默自身有很大關係。

於情於理,楊銘這麼做,都是無理取鬨,我不能對此坐視不理,讓他任性妄為。

我思忖了一下,看向江承澤問道:“阿澤,既然楊銘是楊學義的家屬,為什麼檔案上麵,沒有關於楊銘的記錄?”

江承澤笑了一下,對我說道:“小葉子,你真想聽八卦?”

我連忙點了點頭,說道:“這不是很奇怪嗎?楊銘為了言默來找你麻煩,但是卻又要打著為他父親案子的旗號,這不符合常情吧?不管怎麼說,楊學義都是他的親生父親,怎麼著他也應該起來,楊銘的身世也算是複雜。其實,他是楊學義在外麵養的私生子。”

“私生子?”

我一臉好奇地看向了江承澤,不知道接下來還有什麼狗血的故事。

“嗯,是私生子。楊學義的原配夫人衛小曼,早年因為身體原因,兩人一直沒有子女。楊學義傳統觀念很重,所以他在外麵包養了很多情婦,也有了幾個私生子,楊銘就是其中之一。”

“既然是私生子,楊學義的案子,為什麼他會插手?”我看向江承澤問道。

“楊學義是入贅衛家,他這些養在外麵的孩子,衛小曼雖然知道,但絕對不會允許楊學義將他們帶回來的。但是,楊銘的情況有些特彆。他的親生母親在生下他後不久,很快便因為羊水栓塞去世。衛小曼沒有子女,索性就收養了這個孩子。”

“既然如此,為什麼文件上沒有他?”

“衛小曼收養他,不過是為了自己在社交圈的名聲。其實她根本不在乎楊銘,更不希望他和衛家的財產有絲毫牽扯。當然,因為是私生子,衛小曼的娘家也非常不待見他。所以到現在為止,楊銘在法律文件上,依舊是孤兒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