笫一百二十七章驅彎彎(1/2)

青禾攙扶著九兒下了山。

家裡人知道九兒中了邪,著急了。

老木匠連忙捉了兩隻下蛋老母雞去了飛雲浦。

他要去請七仙女驅邪。

七仙女文武雙全,主業是媒婆,副業是驅鬼解惑。

七仙女帶著法器,匆匆忙忙地進了山。

七仙女一進九兒家的院子,那些住宿的山外人沒見過山村的巫婆作法,很是稀奇,都出來看熱鬨。

七仙女帶了一個紫銅鎦金大碗,還有一隻銀色的鈴鐺。

七仙女走進了九兒家的廚房,掏出大碗,舀了一碗清水。

又在碗上擺了兩支筷子成十字型。

七仙女伸出乾癟的右手,平直地又拿起另一支筷子,在筷子的頂端,係了一個銀色的頂鐺。

七仙女全身顫抖,念了一串咒語,那頂鐺如有生命一般,被勒的拚命亂抖。

七仙女念念有詞,“陰鬼走南北,陽鬼過東西。莫要打攪人,小鬼快返回……。”

隻見那鈴鐺劇烈地抖動了一下,猛地一拽,緩緩地又晃了一圈。

七仙女一看,有點好笑,

“原來是個來討水喝的小鬼。”

七仙女用那枯枝般的手指,醮起碗中的水朝空中彈了三下,又把一碗水潑到了門外。

七仙女大聲說,“陰鬼陽鬼,送你一碗清水。”

一碗涼水就打發走了小鬼,這小鬼窮的也太可憐了。

七仙女走後,為了防止九兒亂跑。

家人把九兒關在了屋裡,關上了窗,鎖上了門,還找了兩個人站崗。

九兒被鎖在了屋裡,有一個沙啞陰柔的聲音在她耳畔常常響起,

“從前啊!有座五指山,山上啊,有千五指庵……。”

“我要出去。”九兒的心在呻吟。

“想出就出吧!”紡線老婆婆的聲音又在耳邊響起,虛無縹緲而又真真切切。

九兒愣了,“怎麼才能出去?四麵皆牆,門窗緊閉。”

“孩子,你不用怕,重在緣份,你隻要想走,怎麼都阻擋不了你?”

九兒閉上了眼,默默地念叼著。

果然,那牆隻是虛無的陰影,一穿而過。

九兒又來到了那個小小的白茅草屋。

這是一個深夜,天上沒有一顆星星。

那些樹啊,草啊,茅屋啊,都溶在了黑沉沉的夜裡。

夜,幽靜,寂寞,一切仿佛都在沉唾。

小屋裡沒有了那一螢燈火,隻有一顆很小很小的星星懸在梁上。

九兒揉了揉眼,發現小屋空空如也。

屋裡沒有了老婆婆,沒有了紗車,也沒有了吱吱呀呀的紡紗聲。

九兒忐忑不安地走出了白草屋。

屋外纏繞著一股冰涼的氣息。

她想起了老婆婆說的話,她紡的不是紗,而是人生。

難道她的人生己經完結了?九兒為有這個想法而嚇了一跳。

一層白霧猶如一張大網,悄無聲息的墜下來,把那一片燦爛絢麗的彼岸花包的嚴嚴實實。

九兒不明白,這陰沉暗黑的森林裡,漏不下一絲陽光,這花為何長的這麼多姿多彩?

九兒看到了彼岸花,伸出手去,想采一朵。

“彆動,每朵彼岸花就是一個嬰兒,一個幽靈,一個生命。

那些流產的,沒有成年的嬰兒,她們的魂魄常常四處漂泊。”

那個老婆婆的聲音特彆蒼老,嘶啞,

“這都是緣份,我在收留那些流浪的小精靈。

她們太弱小了,弱小的一陣微風就能把她們刮走,使她們迷失方向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