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七章 荒廢的院落(1/2)

確定四周並沒有人看到他們,雲風這才跨上馬車,駕車離開。

“這是怎麼了?這是什麼了?”青玄跪坐在馬車內,摸了摸雲雪深身上的血跡,又翻了翻**躺著血淚的眼皮,連聲問道:“好端端出去的人,怎麼都成這樣了?”

“地宮裡麵有怪物,”徐思思靠在車壁上,喘氣道:“我去的時候”

還沒說完,馬車一顛,她忍不住噴了口血出來。

“你怎麼也吐血了?這流血吐血的,一個一個還能傳染?”青玄手忙腳亂想過來搭她的脈,嘴裡還不忘說著:“你把車拉穩點,這一車子的老弱病殘可經不住你的折騰。”

後麵一句話,卻是對雲風說的。

“行了,青玄,你閉嘴吧。”車簾外,雲風聽不下去了。

徐思思休息了會,覺得好受了點,撩開簾子問道:“你這是往哪去?”

“回客棧,”雲風穩坐在車轅上,頭也不回說道:“你們幾個都受了這麼重的傷,得回客棧讓青玄好好替你們看看。”

青玄雖然經常不著調,而且身上修為功夫沒啥亮點,但他有個優點,彆人都沒有的優點。

那就是活得久。

活的久了,鑽營醫術,所以一身醫術出神入化,隻要人還有一口氣,他就能給人從閻王殿拉回來。

“不,不能去客棧。”

“為什麼?”雲風剛問出口,就反應過來,確實不能去客棧,地宮裡麵關著的人犯不見了,雖說司夜白現在不知啥原因昏倒在地宮裡了,但是他總會醒過來的,看見**不見了,人家用腳趾頭都能想到是雲氏的人救了他,現在城門禁嚴,他們是出不了城的,那麼各大客棧一定會遭到銀甲衛的地毯式的搜索。

退一萬步來講,就算司夜白一時半刻醒不過來。

不,就算醒不過來他也不能去冒這個險。

客棧裡麵不安全,他們不能自投羅網,並且他們這一行人,傷者就占了大半,這麼回去也太紮眼了。

可是又能去哪裡?

雲風在路口放慢了速度,街道上安靜極了,隻聽得到馬蹄得得得的聲音。

“去我家。”徐思思指了個方向,道:“往那邊走,我家後麵有個廢院,沒有人知道那個地方。”

“你家?”

她點點頭:“快走,不要耽擱。”她現在極力壓製著傷勢,撐不了多久。

“那就聽你的。”雲風點頭,一會馬鞭,按照她指的方向,快速奔去。

走了大約一刻鐘,馬車在一個廢棄的庭院門口停下,在徐思思的指示下,馬車不停,拖著一行車入了荒廢的院門,最後曲曲折折轉了好幾個彎,最後停在一堵牆前。

“到了。”

徐思思先行下車,走到一個樹旁的假山前,探入假山內的一個石洞內,輕輕一按,假山往旁邊移了一段距離,後麵露出一個一人高的圓形拱門。

“快跟上。”她忍耐不住咳嗽,說話間血沫湧出來,嘴裡彌漫著一股甜腥味。

雲風背上雲雪深,青玄則背著**,緊緊跟在後麵。

假山在身後重新恢複原樣,他們穿過建在湖麵上的長廊,涼亭,夜色下的園子確實荒涼,水麵上飄著零零散散的落葉,湖邊雜草叢生,一片頹廢之景,任誰也不會想到這座廢院之後竟然還彆有天地。

最後,徐思思帶著雲風二人最後穿過一座小橋,來到一排房間前麵。

中間一個大廳,兩邊並排著四間房間。

隻是他們來的似乎並不巧,其中西廂房內竟然亮著一盞燭燈,透過窗紗,能看到裡麵還不止一個人。

這個時候,是誰還在這裡?

徐思思與雲風對視一眼。

這個地方出了徐老師爹和三姐妹就沒有旁人知曉,這時候出現在這裡的,會是誰呢?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