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玉龍鱗甲吳月刀(1/2)

“希望這次不會再錯過。”師瀟羽道。

“承你吉言!但願如此!”昆莫答道。

轉過頭來,他的目光在身後的黑色木匣上徘徊了片刻,待得師瀟羽注意到他的目光,他又故意將視線轉移到了一旁的那個長匣上。

“我聽說這次與你同行的人當中有位叫……杏花……杏杏李……杏……杏娘……的女子,她的流星鞭給青楓浦的人給毀了?”杏娘的名字,昆莫反複斟酌了好幾遍,最後拿目光向師瀟羽確認後,才肯定地托之於口。

“正好,前日我們得了一對吳月雙刀,劍身輕巧,適合女子所用。祁夫人若是覺得可以,就帶回去贈與那位娘子吧。”昆莫打開匣盒,呈於師瀟羽過目。

“紫燕櫪下嘶,青萍匣中鳴。素聞昆叔叔善識馬,沒想到對這刀劍也有頗有眼光嘛。”師瀟羽半是恭維半是歡喜道,“那我就替杏姐姐先謝過了。”

這吳月雙刀,一鞘雙函,雌雄並立,頡頏傲世。雙刀刀柄之上各嵌半月,二者相合,恰似人間月半時分當窗窺人的那張玉臉,皎皎潔潔,清圓可愛。儘管昆莫並未展示此刀之鋒芒,但看這刀柄之滿月、這刀鐔之精光、這鞘身之鏤金,都足以說明這雙刀的身世不俗,非等閒可比。

可惜,師瀟羽那雙靈動的眸子卻對此等寶刀隻淡淡地掃了一眼。這倒不是她有意輕慢,隻是她對這刀劍之具本來就無甚興趣。昆莫見她興致索然,也就不再多言,給她粗粗過目後,便即合上了匣盒。

兩人的目光再次回到中間那個黑色木匣上。

“世侄女,你一直瞧著這個匣子,是不是好奇裡麵裝的是什麼?”昆莫一麵直接戳破了師瀟羽眼神裡的渴意,一麵又故作神秘地賣起了關子。

“裡麵裝什麼東西,跟我有什麼關係,我才不想知道。”師瀟羽癟了癟嘴,滿不在乎地將目光移了開去。

果然,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,越是漂亮的女人,越是如此。

“你彆說,這東西還真跟你有關係。”昆莫含笑道。

師瀟羽一聽,忍不住又將目光轉了過來,隻是故意不去看那匣子,“跟我有關係?有什麼關係?”她一時也摸不清對方那葫蘆裡賣什麼藥,隻看對方笑得似有深意,她內裡的那顆好奇心就愈發按捺不住了。

“你先看一眼它是什麼。”昆莫並不著急著揭開謎底,而是小心翼翼地打開了那個黑木匣,然後轉身做了個“請”的動作。

師瀟羽捉摸不定,暗覷了一眼昆莫,又斜瞟了一眼典璧,然後方才探頭將那一雙狐疑的目光落向那個黑匣中。

“這是什麼啊?”師瀟羽瞥了一眼問道。

“玉龍鱗甲!”

鐵鷂子略顯慍惱地介紹道。

四個字就是他介紹的全部,然後他就沒再多說一個字,因為他覺得這樣一樣寶物根本不需要也沒必要多作解釋。可偏偏師瀟羽卻似乎不識貨,帶著疑惑的口氣重複了一遍他剛剛說過的四個字:“玉龍鱗甲?”

更要命的是,她還拿著陌生而疑惑的眼神來詢問他典璧,好似她是第一次聽說這件寶物!這不啻在侮辱玉龍鱗甲這四個尊貴的字,也在唐突玉龍鱗甲這件稀世珍寶!

“哼,昨日提到秋月白,你的口齒不是很伶俐嗎,說得頭頭是道,好似天上地下無所不知一般,怎麼今天見到這樣的好東西,你倒是不識了?”鐵鷂子輕蔑一笑道。

被鐵鷂子這般當麵譏笑,師瀟羽的臉上有些掛不住。她忿忿地撇了一下嘴,小聲咕噥道:“敝帚自珍,有什麼好炫耀的,不就是一件甲衣嗎!”

“你說什麼!”鐵鷂子見其嘴唇輕動,又隱約聞得幾聲褻慢之詞,心頭十分不豫,正欲發作,好在赤焰子這個和事老,及時出麵。

“世侄女,這玉龍鱗甲可不是普通的甲衣,它是我們師傅留傳下來的寶物,世間隻有兩件。論其價值,可比荊山之玉、連城之璧!論其特點,刀槍不入,水火不侵。行走江湖,有它在身邊,雖然不能說保你萬無一失,但起碼能保你夏不熱冬不冷!”昆莫有意地在某些字眼加了重音。

師瀟羽本想起身近前一睹,但剛吃了典璧彈指神功的虧,現下她不敢擅動。昆莫善解人意,親捧玉甲,奉至跟前。

平心而論,這玉龍鱗甲真可謂巧奪天工!

一千零八片玉鱗以冰蠶銀線聯綴而成,每一片都晶瑩剔透,光潔無瑕,柔潤如玉,觸手生溫,乍一看,渾似一件極品玉器;然仔細一觀,此物卻並非普通玉石,據說乃禦龍氏後人取玉龍真身之鱗甲製成,所以刀槍不入,水火不侵。十分之堅硬,十分之剛韌,不過卻又十分之輕巧,十分之柔軟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。